注册 | 忘记密码

中国画院首页 > 新闻资讯 > 画院动态 > 正文

画院动态|国内动态|国际动态|拍讯展讯

中国现代绘画大师 黄胄来源:  发布时间:2018-04-13 18:05:00  浏览:  发布人:Thatcher

我就是因为生长在中国这个地方的一份子,才有了我的今天,如果离开中国,我就一无所有。

—— 黄胄

《中国现代绘画大师 黄胄》 主编:郑闻慧 马欣乐

黄胄,原名梁淦堂,1925年中国农历三月初八出生在中国河北省蠡县梁家庄。那里有着非常优秀的文化艺术传统,因此,他从小就喜欢绘画。但是在他出生的年代里中国正处在军阀割据、民族危亡的时期,父亲梁建勋外出谋生,长久不能回家,由于生活所迫,他随母亲和两个姐姐到山西寻找在军队工作的父亲。抗日战争爆发后,太原吃紧,又随逃难的队伍来到陕西宝鸡的蔡家坡,住在大姐家,在当地的扶轮小学、扶轮中学读书。在学习期间,他们班得了一面锦旗“炎黄之胄”,说是有代表中华民族子孙的意思,他就给自己改名为梁黄胄,立志做一个中华民族的好儿子,后来大家都叫他黄胄。

黄胄 谈心  180×141cm  1964

黄胄——一位西方为所不知的东方艺术大师

文/马欣乐

我未曾想过自己有资格为《中国现代绘画大师——黄胄》一书作序。我在上世纪80年代的青少年时期拜师黄胄,作为他最小的学生,觉得自己没有资历和威望评论一位艺术伟人。今天斗胆写斯序言,是因为黄胄夫人、我的阿姨郑闻慧给予我的鼓励,让我谈谈我心目中的黄胄,一个真实的黄胄, 以及他曾经对我从事艺术事业和人生成长哲学的影响。

中国艺术在近几十年中呈多元化发展的态势,传统的中国水墨画艺术时常不再用来表现现实中的人生,并反映现实时代,因而缺乏来自生活一线劳动者的心声和当代人物的精神风貌。同时,由于对西画艺术法则的狂热追求和受到近年“前卫画派”时风的影响,为热捧西方艺术而数典忘祖,忽略了民族传统的精神内涵,远离了对水墨人物画的本体语言的研究和探索,因而忘却自己的根本和传统,茫然不知究竟什么是自己应该表现的题材。不少画家缺乏基本功的训练和对艺术应有的认识,而视从艺术犹如时装表演。

黄胄 欢腾的草原  142×360cm  1981

黄胄 草原逐戏图  120×250cm  1986

旅居美国20年,我曾经遍走北美和部分欧洲国家,讲学并举办画展,我深深感受到西方人对中国绘画了解甚少。中国人大多知道凡•高、马蒂斯或者毕加索,而西方人少有知晓20世纪中国大师诸如徐悲鸿、齐白石、李可染和黄胄。西方博物馆大多展示一些中国古典绘画作品,他们的学者们也热衷于研究和出版古代大师之作,而有关陈述和介绍近现代中国绘画方面的书籍却寥寥无几,更没有将之置于一个新的高度来认识。

因而,研究和学习大师黄胄的艺术具有必要性。当年的大师黄胄是带着创造性的眼光去拓展,去表现,去为创造时代特色的中国画而奋力前行的,是发扬传统、承前启后的一代宗师。他以炽热的情感、奔放的线条、优美的人物造型、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通过水墨大写意所迸发出的个性张力为当时日渐沉闷僵化的中国画坛吹进了一股强劲的春风,开创了中国人物画的新境界。他对中国画特别是中国人物画的复兴有着深刻的思考和睿智的远见并身体力行之;他对中国人物画在画史上的传承与开拓,为中国画坛留下了宝贵的创作经验,这在今天仍然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对中国当代文化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此种影响必将与日俱增。

黄胄 丰收  122×244cm  1959

黄胄 载歌行  143×357cm  1959

黄胄是个天才的画家,他画风豪放,绘画题材极为广泛,无所不能。他曾经生活和工作在新疆维吾尔族、藏族地区,也经常写生于白族、彝族和海南渔民之间,和他们建立了深厚的兄弟情谊并受到当地人民的爱戴,不愧是中华民族团结和美的代言人。他深入生活、坚持写生,大量的创作实践使他在继承中国几千年传统绘画的基础上勇于开拓,以速写式的线条结合中国画的墨韵,充分发挥中国笔墨和宣纸的特性,直接挥洒,形神兼备地表现了热情、健康、善良美丽的人物形象。他坚持在生活之中感受人物的人性美、平凡性和朴素感,坚持在生活中锤炼技巧,以酣畅淋漓的大写意直追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气韵生动”,以炽烈的激情将中国画线条的轻重、疾徐、粗细、刚柔、疏密、虚实组织成一曲曲线的交响乐,极大地增强了视觉的感染力,丰富和发展了中国人物画的本体语言。从构图、观念和技法等方面都开创了自己独有的绘画风格,其新颖、鲜明的个人风格,既与传统拉开了距离,更与西方拉开了距离,同时,也与他人拉开了距离,这正是黄胄作品的真正魅力所在。

黄胄先生又是讴歌宇宙生灵的画圣。他笔下的毛驴为中国广大的百姓所喜爱,也曾是中国政府作为国礼赠送各国元首政要,建立外交关系的最高礼物。牛、马、鹰、鸡等等生灵在他的笔下皆富于鲜活的生命和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作为一个艺术家,他为中华民族的大团结,为国际和谐和世界和平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

黄胄 双驴  33×45cm  1991

黄胄 七驴  68×68cm  1983

当我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黄胄老师熟悉的身影不时浮现眼前,他曾多次给我强调:人生经历、绘画技巧和创作热情对一个艺术家是至关重要的,缺一不可。成大器,勤奋和努力更是必不可少的硬道理,他的话语让我一直铭记在心,犹如盏盏明灯照亮我的艺术之路。

黄胄不仅是个伟大的画家,更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和事业家。他为国家轻工业部创立工艺美术研究所,为文化部创立中国国家画院,在全国创办第一所民办公助的炎黄艺术馆,为国家艺术的保护、研究和发展鞠躬尽瘁,耗却他宝贵的生命!

黄胄 西岛女民兵  1973

黄胄 帕夏  30×20cm  1956

1964年,毛泽东主席在接见国际友人时谈到中国的艺术大师,从清代扬州八怪谈到齐白石,又谈到徐悲鸿和黄胄,他尤其指出:“黄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自己培养出的、有为的青年画家,他能画我们的人民。”(源自外交部原副部长宫达非发表在1997年《人民日报》上的一篇文章)而美术界对黄胄先生的评价还远远没有到位,他是中国艺术之林的一棵大树,一座丰碑,是东方艺术的一座高峰。

此英文版黄胄画集的出版,让更多的西方大众可以从一位优秀的中国大师的艺术历程及其作品中了解当代优秀的中国传统绘画,了解黄胄对艺术的奉献和他对人民的情感融入画作的那种执着的爱。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作品将会越来越广泛地受到东西方人士的关注和喜爱,他的艺术之光将会更加灿烂夺目。

马欣乐与恩师黄胄在北京画室

马欣乐, 旅美画家、鉴赏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为中国画院副院长、艺委会资格审查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北京炎黄艺术馆艺术顾问,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艺术顾问。师从黄胄并受长安画派的影响,获中国画艺术硕士学位和西方绘画硕士学位,曾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及堪萨斯大学美术学院任教八年,并师从纽约收藏家王己千先生学习中国古代书画鉴定。

更多 >>画院顾问

龙瑞 龙瑞,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

靳尚谊* 靳尚谊,全国政协常委。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文学艺术...